忙碌中更多的是失去

类别:社会杂谈  时间:2016-05-12   已浏览: 3965 次
  上了大学以后,我就决定要有一翻大的做为,不说要做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但最起码要让自己感受到自己强大的存在感。有了目标以后,人就有了动力,每天按照自己规划的路线去干事情,刚开始觉得生活还挺充实的。早出晚归的自己,总是形单影只的穿梭在学校的各个角落。   有时候觉得自己挺可怜的,累了没有人可以抱怨没有肩膀可以依靠,每次晚上回到宿舍时宿舍娃都已经关灯睡觉了。自己蹑手蹑脚的爬到床上,累到衣服都不想脱。因为一年四季总是一个人,所以很少有贴心的好朋友。虽然很多人都认识我,走到哪里都有人给我打招呼。在外人眼里我是一个人缘很好,结交面很广的人。     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我永远是一个人。宿舍关系处不好。我一个人破坏了宿舍的整个作息规律。他们对我像是对待敌人。虽然表面上并没有太强烈的表现出来。大学里这几年,总是奔跑在各个地方。没有时间和以前的同学闲聊,没有时间和他们聚会。没有时间参加各种老乡活动。于是在他们的记忆里我早已慢慢淡去。几年以后,再回想起以前的生活,却再也不能在手机里找出一个可以拨通电话的人。     大四的时候,回头看看,当初自己进校时立下的目标基本都完成了,我也按照自己的计划完成了自己四年的学业。然而,再回头看看。大学四年,我始终是一个人,进校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来,毕业走的时候还是一个人离开。这四年的忙碌,没有收获友情没有收获爱情。     相反的是,我失去的比得到的要多的多。四年里本来应该亲如一家的室友现在却是我自己一个人,他们对我并没有多大的留念和感情。四年的同班同学,他们对我的印象也并太深刻,总是整天不见我的身影。忙碌了四年,和很多人打过交道,交过朋友,却没有一个是能够真心实意和我走到毕业的好朋友。      我自己认为,大学四年,我自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以为自己是为目标而活着,最后发现自己没有为自己活过。即使把目标制定的再明确。自己努力去实现后又能怎么样。大学不应该是一个自由的天堂嘛?在这里更应该的是自由发挥,简单的生活。何必像我一样活的太过功利,太过劳累。
    青春只有一次,大学只有一回,好好珍惜吧,不要再像我一样傻乎乎的浪费掉。人活着就是要随性才好,心往哪里,哪里就是方向。去探索未知,才是青春最好的味道。

相关文章阅读

1、用数字提高简历专业性 如果你是一个求职者,你会愿意挑选下面两句话中的哪一句加入你的简历: A:“实行新的人事政策从而提高了员工士气。” B:“实行新的人事政策,使缺勤率和人员调整率分别降低了27%和24%.” 显然,

2、尹志斌:创业,经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 近日,百信手机网网创始人、总经理尹志斌谈起了创业、电子商务等话题以及他创业传奇经历。   尹志斌,湖南宁乡人,1975年出生,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现任长沙市电子商务协会副会长。2006年4月1

3、清明节和兼职 好几年的清明节,我都没有回家祭祖了,今年也一样没有回去,心里是很不好受的。 清明节算是个不太喜庆的节日,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祭祖的节日。每年的4月5日前后,全家人带上香烛纸钱到先人的墓前祭拜,顺便清扫一

4、我的职业理想被父母“劫持”了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个家长的心愿,掏心掏肺的都要把最好的送到孩子手里。最好的生活、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工作……能做的全部都要给他们安排好。可这真是孩子自己想要的么? 近年来

5、90后高考失利 创业创意求婚网月赚万元 随着国庆节的到来,太原“90后”小伙儿祝捷的创意求婚网店生意越来越好,每天光顾网店的客户有上千人。尽管这个网店才开了三个月,但是月收入已达万元。   “尤其到过节的时候,准备结婚的人很多,自然也需要有

6、女“蔡澜” 同大学生畅谈人生 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巴黎索尔本第一大学电影电视系博士候选人结业,通晓法、日、英、德、拉丁文,热爱电影、欣赏艺术、崇尚旅行,喜爱美食与音乐的“生活艺术家”,专业影评人,旅游文学作家与文化评论者…

7、“网络猛于虎”——告网上求职者 现在越来越多的求职者都喜欢在各大招聘网站上寻找工作信息,快捷、方便、准确。动动手指头,几百个相关工作岗位等着你去选择,谁还要忍着寒风或冒着酷暑去人满为患的招聘会。招聘会?那是刚毕业的应届生才会的地方。

8、毕业论文要讲究逻辑 一、论文与逻辑 一篇毕业论文,如同其他文章一样,应当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内容是指主题和材料,形式是指逻辑结构和语言表达。论文的内容固然起决定作用,但论文的形式也不是消极、被动的,事

9、长春大四女生创业要做豆腐王 还记得两年前在早市上卖豆腐的那个长春大四女生卜睿吗?   媒体在2009年曾报道过卜睿在东大桥早市卖豆腐,受到市民的“热捧”。   如今,卜睿已经有了两家分店,“卜家豆腐”的招牌也挂出来了。更令人刮目

10、政治论文:言而无行世界 知识分子尤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就在于念念不忘政治。于是乎就在纸上屠龙,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都有政治上的微言大义。搞政治时就改不了这种毛病,以为跟写文章是一回事。只会引经据典做长篇大论或者上万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