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特别推荐----​《她的生死相许各安天涯》

类别:社会杂谈  时间:2015-05-10   已浏览: 2350 次
   我虽然是个很感性的人,但是并不轻易哭,可是看到这篇文章,我湿了眼眶。亲爱的橙子,如果你有信仰,就请相信天堂。爱不会消失,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趁着她还在,趁着你还想,去看看她,记住她苍老但是慈祥的脸,听听她沙哑但是淳厚的声音,摸摸她粗糙但是温暖的双手,她——也在想你。
   其实,我现在特别想给我外婆打个电话,说一声:我想你了。我特别想给她的空间留言:我想你了。我特别想给她发一条语音,说声:我想你了。可是,我外婆没有手机,不玩空间,不玩微信。唯一属于外婆的通讯工具——那部承载我四分之三童年记忆的旧电话,也因为家里除外婆以外的所有人都有了手机而被遗弃了。    于是,我在想:科技的发达到底带给了老人什么?也许便捷之余,带给他们的,是更加浓重的寂寞。你见过一个老人坐在后屋门口,沐着夕阳,似乎是看着远方,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的样子吗?也许,你会觉得很平静。可是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后屋不远处就是外公的坟头时,我的眼泪就那样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他离开了十年,她从刚开始的痛不欲生走到现在的平静如水,这其中的过程有多艰辛,我想,只有她自己知道。我难以忘记她当时趁所有人都去坟地时,拿着剪刀想要自刎的痛苦模样。我发誓,她这辈子就真正地凶过我一次。就在我大声喊她,冲过去抢她手里的剪刀时,她一把推开我,即使我摔倒也不在意,只是大声呵斥我,脸上凶狠的表情和怒吼着的声音,击碎了我所有勇敢,让我感到陌生。就那一刻,我才明白,那个男人,是她深爱着的,无人能及。即使他严肃,暴戾,怪脾气。是的,我也爱他,却不及她千分之一。     她和他得了一样的病,我在想,这或许也是他们的缘分。虽然不是什么好的运气,却也是彼此福气。因为她体会着他当年的痛苦和心情,如此这般,也算是他留给她最长久的记忆了吧。她几次从鬼门关走回来,我想,大概也是因为他的羁绊吧。我想起一句对白,“你为什么不跟他一起离开?”“因为如果我走了,这个世界上就没人像我一样想他了。”她在想念他,很想,却绝口不提。此刻,我好想她,我也想他。


相关文章阅读

1、“白领返乡潮”缘何而起 改革开放初期,内陆大批打工者涌入沿海城市,以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被形象地称为“孔雀东南飞”。现在,不管是沿海城市,还是内陆一线城市都已经人才济济,早已达到饱和。一线大都市日益加大的人口数量促使各项物价

2、兼职势在必行 兼职势在必行。为什么如此说?很简单,纵观现在的物价和自身的工资,不兼职怎么行? 曾经,我们嘲笑某国吃不起肉,吃不起水果,现在恐怕要轮到他们嘲笑我们了吧?这可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住的这个小区

3、学生创业贷款的瓶颈 程序过于复杂 为了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以创业带动就业”,国家在2009年推出了扶持大学生创业贷款的优惠政策,学校也纷纷响应,为学生成立创业基金。但是由于学校的申请程序非常严格及繁琐,学生在咨询后常常望之兴

4、草根创业 充满理想的“车库咖啡” 北京中关村海淀桥附近一座外表普通的小楼里,有一家名为“车库咖啡”的咖啡店。这家几个月前才由网吧改成的小店,如今已经成为北京最热闹的咖啡店之一。   记者顺着楼梯走上去,首先看到的是一张设计精

5、二月将迎来求职最高峰 2月8日上午,成都市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内人潮涌动,招工、找工作的人相互攀谈。从正月初四开始市场就提前开门,每天都有数千求职者来这里找工作。穿上厨师衣服,打起小广告,求职者们想出花样来推销自己,

6、不要做办公室的“不和谐因子 古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现代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 办公室作为一个社会缩影,所有的人性格各异,又因各自性格而让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有所不同。有人受到同事和领导的喜爱和欢迎,而有人却让同事和领导感到

7、大学生暑假不唱“空城计” 实习培训考研齐上阵    如果,你现在还把暑假的高教园想像成一座空城,那你就OUT(落伍)了。尽管眼下校园周围的店铺都关了门,错过了食堂供应的钟点,很可能就得坐着公交车出去觅食,但仍有一群大学生选择在这样的高温天,留守在

8、艺术学专业论文:全球化、好萊塢與民族電影 現代化的動力,在20世紀的最後20多年中,將中國別無選擇地推向了國際政治經濟文化舞臺,踉踉倉倉地捲入了以跨國公司、跨國市場的形成爲基礎,以傳播和媒體科技的發展爲助力的全球化過程中,儘管中國政府

9、首场高校毕业生招聘会有两万毕业生   省人才市场副总经理万福生没有想到,春节后的首场高校毕业生招聘大会,涌进来这么多人。去年5月人才市场重新装修开张后,参与人数最多的招聘会还不到1万人。   他们不得不临时启动应急安全预案,让学生分批

10、专业简历对纸张与字体要求 1. 纸质,纸的颜色和质地在求职中都是至关重要的,可以选择 简历 专用的如高级米黄色 钢古纸等。 2. 规格,至少80克,或100克左右。在北京许多地方都用60、70克的纸,这类纸往往显 得轻飘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