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特别推荐----​《她的生死相许各安天涯》

类别:社会杂谈  时间:2015-05-10   已浏览: 2230 次
   我虽然是个很感性的人,但是并不轻易哭,可是看到这篇文章,我湿了眼眶。亲爱的橙子,如果你有信仰,就请相信天堂。爱不会消失,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趁着她还在,趁着你还想,去看看她,记住她苍老但是慈祥的脸,听听她沙哑但是淳厚的声音,摸摸她粗糙但是温暖的双手,她——也在想你。
   其实,我现在特别想给我外婆打个电话,说一声:我想你了。我特别想给她的空间留言:我想你了。我特别想给她发一条语音,说声:我想你了。可是,我外婆没有手机,不玩空间,不玩微信。唯一属于外婆的通讯工具——那部承载我四分之三童年记忆的旧电话,也因为家里除外婆以外的所有人都有了手机而被遗弃了。    于是,我在想:科技的发达到底带给了老人什么?也许便捷之余,带给他们的,是更加浓重的寂寞。你见过一个老人坐在后屋门口,沐着夕阳,似乎是看着远方,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的样子吗?也许,你会觉得很平静。可是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后屋不远处就是外公的坟头时,我的眼泪就那样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他离开了十年,她从刚开始的痛不欲生走到现在的平静如水,这其中的过程有多艰辛,我想,只有她自己知道。我难以忘记她当时趁所有人都去坟地时,拿着剪刀想要自刎的痛苦模样。我发誓,她这辈子就真正地凶过我一次。就在我大声喊她,冲过去抢她手里的剪刀时,她一把推开我,即使我摔倒也不在意,只是大声呵斥我,脸上凶狠的表情和怒吼着的声音,击碎了我所有勇敢,让我感到陌生。就那一刻,我才明白,那个男人,是她深爱着的,无人能及。即使他严肃,暴戾,怪脾气。是的,我也爱他,却不及她千分之一。     她和他得了一样的病,我在想,这或许也是他们的缘分。虽然不是什么好的运气,却也是彼此福气。因为她体会着他当年的痛苦和心情,如此这般,也算是他留给她最长久的记忆了吧。她几次从鬼门关走回来,我想,大概也是因为他的羁绊吧。我想起一句对白,“你为什么不跟他一起离开?”“因为如果我走了,这个世界上就没人像我一样想他了。”她在想念他,很想,却绝口不提。此刻,我好想她,我也想他。


相关文章阅读

1、HR审阅简历的顺序以何为依据   简历上能反映出来的求职者的信息有限。一般来说,招聘单位会根据自己想要支付的薪水,综合考虑应聘者期望的薪资,所学的专业,所受的教育水平,工作经验和年龄来挑选最合适的求职者。   开门见山的说,作为一

2、冯仑:“没事找事”的创业者也是值得尊重的 有使命感的创业者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自己的事不当事。要鼓励和嘉奖这种“没事找事”,让创业者成为舞台的中心,给与尊重和掌声。所谓自由,其实就是这样。   6月26日,中国未来之星年会在成都举行

3、实习,不一定只发生在临近毕业时 实习是什么?对自己将来的职业道路有多重要?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也承认这一点。但很多人认为,实习是临近毕业时的事情,在求期阶段根本勿需理会,在大学最后一个学期的时候开始找寻实习单位不迟。 如果你现在依然抱

4、应届生的幸福在哪里? 《今日说法》“小撒探会” 记者撒贝宁赴江苏苏州,跟随大四女生李博硕一起,感受大学毕业生找工作的酸甜苦辣,采访两会代表委员们,探寻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办法举措。   “初上战场” 求职遇挫   李博硕

5、创业路上十字真经 如何创业、怎样创业,在创业的过程中有失败有成功,别人为何失败又为何成功,送给所有创业的朋友10个字,揭示创业应做到什么,不仅是创业,其实生活中又何尝不是要做到这十字真言呢?   第一字:清。

6、网络兼职可以有多长久? 我是一个稳定性很好的人,不管是为人处事,还是工作方面,如果没有特别过不去的坎儿,我都会一直一直的坚持,从毕业十多年只做过两份工作就可以看出来。我不喜欢跳槽,虽然目前所在的公司并不厚待我,薪水也给得极低

7、伦理道德专业论文:神学伦理学的当代意义——“奥斯维辛“和“文化大革命“所引出的真正问题 在二十世纪人类的记忆中,"奥斯维辛"(Auschwitz)和"文化大革命"也许是最深刻地凝结了一切苦难的经验。从而后人无论就何种意义进行追溯和表达,这两个已经符号化的事件都会相互在精神的进路上,使人的

8、最辛勤之最富红娘龚海燕的创业路 我曾经是农民的女儿,曾经是个农民工,在珠海一个流水线,每个月挣200元,后来成为厂报的编辑,每个月收入2000元。   龚海燕在总结中说到:在面对抉择的时候不要患得患失,不要去计较得失,敢于

9、我的兼职历程 话说大一那一年,我还是个愣头青的小丫头。 大概是刚刚从高中繁琐的化学公式以及枯燥的受力分析中解脱出来的缘故,面对新鲜的大学生活,简直是像一只小河虾被人从飞机上直接丢进了大海。 大学里,一个星期没有几天

10、人才OR人力   有个律师朋友也在学校里兼课,他常会找一些学生来做研究助理。   有几个年轻助理,跟着他两三年,我们也就认识了。其中有个叫做阿雅的女孩,我头一次见到她,她捧着好多档案匣,像表演特技似的,从楼梯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