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前问自己的十个问题

类别:创业之路  时间:2012-06-07   已浏览: 1026 次
瞧,你被我忽悠进来了……创业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情,Just do it!哪有这么多的为什么为什么?哪会有什么“十万个为什么”哇?你要是对创业有这么多的问号,那我劝你别问别想别创业,你没那创业的IQ。
        1. 问:我应不应该辞职去创业?
     
        回答这个问题最合适的人应该不是我,而是你伟大的母亲。不知道她当年怀你的时候有没有去庙里求过签,有没有替你修过创业这条命。但是如果一定要我来回答的话,那我劝兄弟你千万不要去冒险创业......听上去你根本还不到创业的火候。你还是多看些书,多找几个朋友求教求教,掂量掂量,到时候再看看你是否还有创业的诀心。
        创业是人生的一个选择,在人生的岔道口,向东走、还是向西走,这个时刻你既充满“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惆怅、又神往“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那种激动。实话告诉你,你成为下一个Google的可能性微乎甚微,你极有可能摔得头破血流,但愿你、但愿你,即使碰了一鼻子灰,撞得鼻青眼肿,你还是开怀大笑,觉得这段创业的人生经历铭心刻骨,一个字:值!
        2. 问:我有一个Idea,不需要很多钱,就缺一点启动资金,我应该找去天使,还是找VC?
        嘿嘿,让我点穿你的心思吧,你是想搞一笔钱来交你的创业学费,对不?这问题最好还是再去问问你妈,相信她最了解你,看看她是不是能看好你这个宝贝儿子,能够有信心来为你投下第一笔赌注。
        你有个idea,想找个人出钱让你去做试验,这件事的难度不比你从平地上跳起来摘到了天上的星星更加容易。当然,我们在书上报纸上天天读到某某人有天使解囊而助、某某人和孙正义侃了5分钟搞到2000万,没错,但那都是特别案例。下面是两个“标准答案”,供你做参考,如果你的创业Idea也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出去敲VC的大门,也绝对不会为时太晚。
        案例一:Apple
        乔布斯,“胡子”和Ronald Wayne三个小伙子在车库里创立Apple。他们自己动手组装电脑到“街道科普展览”上去兜售,这和你自己动手用铁皮敲成个炭炉子到路口叫卖羊肉串儿也差不了上下,Apple那时的穷酸相没多久就让Ronald Wayne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第一个决定撒手不干了,把自己所有的Apple股份以800块钱卖给了小乔和胡子,扬长而去。(创业者们,真正的、死不回头的创业者们,让我们一起在大碗里兑满白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着远走的Ronald Wayne他渺小的背影,彻彻底底地放声大笑10分钟:你这没出息的小子,滚吧!!)
        创业最低谷的时候,小乔和胡子都有些撑不住了,他俩精心装配了两台“极品”苹果山寨机(手工木板钉在一起的电脑应该叫山寨机了吧?)去HP总部敲门兜售,其实心底里是希望HP的项目经理们能看上他们二位的才华,把他们俩招进HP去打工,结果被嗤之以鼻,赶出门去。创业艰难,心酸事情莫提起,提起泪水满江湖。
 
        第一个苹果,可以把它支在路边上烤果木羊肉串儿吧?
        后来Apple生意有所好转,进来了些小批量订单,小乔的车库里居然每周出货量达到了50台,小小的车库已经实在容纳不下这个随时可能爆炸的苹果,逼得这两个“剩男”小伙子不得不出门找钱。小乔和胡子的运气还不算坏,撞上了一位天使名叫Mike Markkula,牛人一个,32岁就从Intel退休了。Mike出了25万买了Apple的1/3股份。嘿嘿别急,这25万区区小钱还不全是投资款,其中8万是投资,亏了不用还,17万是借款,搞砸了小乔和胡子得去找工作打工还债的啊!!
        千万千万别说天使抠门,千万千万别和你的第一个女朋友计较,那会遭天打的。
        案例二:Google
        听好了啊,创业者弟兄们,以后别老是再扛着Google的股价来和我攀比你公司的估值,你们可知道Google曾经的估值是多少吗?告诉你们吧:一文不值!
        赖利和谢尔盖这两个斯坦福大学的穷学生,在Google诞生之后的将近四年中,求爷爷告奶奶也没少敲投资人的大门,结果是无一例外的统统吃了闭门羹。即使到了Google的用户流量三天两头把斯坦福大学的校园网都档瘫痪了,也没有引起任何投资人的兴趣,大学里三番五次勒令他俩把网站从学校的服务器里搬出去,差点儿把两位年轻人给逼良为娼。有一天赖利破罐子破摔,对谢尔盖说“俺俩他妈的别再硬撑了,干脆,把这没有人要的破玩意儿给卖了得了吧!”于是两人跑遍了AOL、微软、Yahoo,开价60万美元但心理价位仅仅是30万,结果呢,统统都被嗤之以鼻,竟然无人问津。
        上天无门、入地无缝,正在痛不欲生的绝望时分,天上飘下来了一片洁白的羽毛,天使来了。
        天使是位可爱的老头儿,名字叫安迪?贝托尔斯海姆,他曾经是Sun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安迪没有多吭声,递给了两小伙子一张支票:10万美金。于是,靠着这张10万美元支票起家,两个人一步步打造出了今天的Google,而安迪?贝托尔斯海姆的那10万美元呢,后来变成了将近3个亿,翻了三千倍!
        3. 问:我如何与VC讨价还价?拿了VC的钱,是不是会被他们控制住?
        创业公司融资,等于是在向投资人兜售亏钱公司的股票,这是一件非常狼狈和尴尬的事情,哪里会像卖iPhone那样风光,出现大家抢购、一时间洛阳纸贵。别以为你找一份VC名单挨家挨户忽悠就可能引起热销现象,千万别让我打击了你的自信心、自尊心和火焰一般的创业热情,提醒你一句,在和VC的接触中,你如果能筛选出那么两、三个愿意和你第二次、第三次再见面的VC,这已经可以说是初战大捷了。
        你和VC“讨价还价”的秤砣恐怕分量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公司初创的阶段,是你不得不忍声吞气的时候,权当你是下一个“乔布斯”,我是又一个“Mike Markkula”。你要250万,我只肯出25万块,其中8万是投资,亏了不用还,17万是借款,搞砸了你得赔我。你拿或不拿,别无其它选择。
        至于什么叫被“控制”?你的界定又是什么?
        你本来从不做预算,凭着自己的感觉干,干得也相当不错,现在VC进来了,要求你每月做预算,这算“控制”吗?
        你本来用的都是盗版软件,VC要求你改用正版,把你幸幸苦苦融来的钱去白白地朝贡给了比尔盖茨,其实他多了你这两个小钱又有什么用呢?这是不是也算“控制”?
        你本来独来独往,现在每个月要开董事会,要向诸位董事大人汇报业务进展,投资人管这叫“知情权”,你是不是认为这也是“控制”?
        4. 问:我准备给整个团队股份,请问一般要给多少?
        先问你:你准备给整个团队股份,这件事到底是出于真心,还是附庸风雅想去迎合VC啊?如果你出于真心,俺也就给你讲讲真心话:咱中国人很实际,看重现金,搞不懂什么股份啊、期权啊,你自己在几张破纸上打印的无限期的股票有个屁用!别给、少给、省了那些麻烦事儿。
        你如果还是坚持要给团队股份,那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白给”,让团队成员们自己掏出钱来买,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啊,何况你是在卖下一个Apple、下一个Google的原始股票!当然,按什么价钱买是可以商量的。建议给你的秘书和前台小姐开价一分钱一股,你把她们的工资压得这么低,她们哪里还会有钱买你的股票?对于你的高层管理团队,建议你抬高价格忽悠他们,告诉他们大牌的VC马上要砸大钱进来了,公司的股值马上要10倍、100倍地往上翻,现在买公司的股票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也许通过这一招,你还能看出手下哪几个弟兄死心塌地和你创业干革命,哪几个可能在关键时刻会变成动摇分子。创业,是不是先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钱来,这是一块试金石。创业公司的股票是张废纸,只有相信奇迹的人,才会相信它的价值,信则灵。
        至于说持股比例,在初创的时候还是集中一些为好,建议你不要轻易放弃你的绝对控制权,在中国,有时候“权威”是必要的,“中央集权”,才能统一江山。
        5. 问:VC进来之后,我的工资如何计算?
        别以为天下的CEO是有统一工资标准的,你也是CEO,你的工资应该和比尔盖兹、乔布斯、巴菲特、唐骏也不相上下。
        理性的方法是,在董事会里设一个薪酬委员会,由薪酬委员会来决定团队高层的薪资标准。为了避嫌,在讨论你自己工资的时候,你要主动站起来走到门外去,等别人讨论决定好了再进来。
        工资也不是死的、不是一成不变的,可涨可减。你作为公司的股东,又是核心管理团队,公司大笔大笔赚钱了,那是应该的、天经地义的,是否要发给你奖金并不一定。但是如果公司业务屡出波折,长期亏损,第一个应该降薪扣工资的绝对就是你。
        遗憾的是,我创业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来问我每个月需要多少钱养家糊口,最好我一分钱不拿,就像我这个灵魂人物一文不值似的。所以也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公司不赚钱,我就不领一分钱薪水,这等于也给了我更大的压力和动力,快快让公司盈利,公司好了,我自己的日子才会好过。
        6. 问:董事会?不就是你,外加我和我的搭档,我们占两席,代表多数,你占一席,是少数,不对吗?
        对,也不太对。
        董事会里少数服从多数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但是,如何防范多数人的观点和决定是错误的(你和你的搭档肯定是抱团儿的利益集团)?如何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民主”的实质是保护少数人有说话和伸张的权利。
        董事会除了按股份比例设置的席位以外,你应该学习把董事会打造成为你的超级智囊团、顾问团、高端公关团、粉丝团、财团……
        可以考虑在董事会里再增加设立:
        “独立董事”:独立董事通常是由和公司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人来担当的,他/她不持有公司股票,得到了各位董事的一致认可,他/她的中立观点有助于保持董事会中矛盾的平衡。
        “顾问委员会”:邀请一些资深的业界人士来当顾问,他们不仅可以扩展你在行业中的视野和耳目,也可以通过他们的关系渠道搞订单、搞合作,有人帮你从高层引荐,比你自己拿砖头去敲门有效率得多。
        “薪酬委员会”:核心团队的薪酬和奖励。
        “纪律检查委员会”:无限制的权利是可怕的权利,防止*、腐化和滥用职权,必须有集体确认的“公司管理纪律”和独立的“纪律检查委员会”。

        不是常说“团队是无价之宝”嘛,其实你的董事会也可以带来巨大的无形价值。团队和董事会是两个不同层面的资源和财富,就看你能不能成为一两拨千斤的杠杆支点,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有这样一句名言:“假如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撬动!”
        7. 问:有投资人的钱进来了,我们就可以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了吧?
        请谁?请唐骏?做梦啊你?即使唐骏本领再大、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管好你的企业,但是有一点是很肯定的,那就是你公司里的钱加在一起,还不够支付他的工资。
        一般来说,初创的公司请高级白领职业经理来管可能死得更快。创业是没有固定配方的,书本里是学不到的,MBA教授从来没有碰见过的问题一大把。再说,职业经理人是按时间计酬的,而初创的公司需要有人来没日没夜地卖命苦干,所以你休想溜走,你得去扛大梁,背负十字架,带头冲锋陷阵、出生入死。
        总之,我们VC要把你创业者和你创立的公司死死地捆绑在一起,只有在下面两种情况下你才有被松绑的可能:
        A. 你干得出色,为公司赚进来大把大把的银子,公司上市、被收购……VC因你而发大财,你因为自己的努力也发了大财,那时候VC跟在你屁股后面还想来巴结你,你有钱了眼里哪还看得起那些烦人的VC?你自己走自己的路了,没人拦得住你。
        B. 你实在是窝囊没出息,公司烧钱火旺、流血不止,产品一迟再迟,员工人心涣散,翻船的时刻就在眼前,那样的话,乔布斯的道路也摆在了你的面前,虽然公司是你创立的,喧闹的宾客照样可以在董事会里夺了你的饭碗,请你出门,撒有娜拉。
        8. 问:财务计划怎么做?你有模板提供一份给我吗?
    
        这个问题我没法再和你浪费时间了。答案全在我的博文《创业者的鞭刑》里,再要问的话,只有皮鞭一根。
        9. 问:你问我投资人的钱将来怎么退出?不就是上市、被收购、管理层回购嘛?
        对……也不太对,有必要让我们来刨根问底搞搞清楚。
        “上市”人人都懂,不用多费口舌了。
        “公司被收购”,也就是说你要把公司以高价卖给别的大公司,这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你创建了一家优秀的公司。如果你连卖产品都卖不出去,你还有能耐把你的公司卖出去?和与消费者打交道一样,买卖公司也是有它的一套学问。一家优秀的公司想要出售,那不用你担心,愿意来效力的人比比皆是;要是你把公司搞砸了,把钱烧光了,也忽悠不到新的投资人,明天就要关门大吉了,你还说可以找人把你公司给收购了,这叫什么话?这叫大言不惭、自欺欺人。废铜烂铁是会有人来上门收购的,一家行将就木的烂公司还可以卖出大钱来,请给举几个例子来听听,让俺也开开眼界。
        “管理层回购”,说实在的,这句话我从来就没有把它当真过,也懒得去寻求真正答案,权当它是我们生活中的笑料。我从来都不明白这“管理层回购”的内在逻辑,如果管理层将来有钱来回购,那么你们何必现在不自己投资呢?3年5年以后我把股份卖回给你们是要溢价的,少则翻几倍,多则几十倍,不管是家好公司还是烂公司,反正那时候回购的价格会比现在高很多。既然你现在都没钱投资这家公司,将来怎么会有更多钱来回购?!除非你能够忽悠个亿万富翁加入到你们团队里来打工。
        别浪费时间幻想如何退出了,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好。只有是一家好公司,有核心技术、有竞争力的产品、有健康的现金流和利润,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10. 问:假如我创业成功赚了很多钱,我应该如何去花这些钱?
        问得好啊,太好了,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花钱!给美女们大把大把地买正版LV,Dior,Gucci,Victoria’s Secret,香车宝马……嗨,那都是些小钱。我还有几个更好的选择供你考虑:
        1. 投资我们的创业基金,和我们一起去支持更多年轻人创业。
        2. 别在北京上海呆着了,咱们一起到戈壁沙漠、青藏高原、塔里木盆地去办大学,办两所地球上最好最好的大学,一所理工学院,比斯坦福好许多倍;一所音乐学院,让皇家音乐学院黯然失色。在没人的荒原里挖出一湾清泉,在白纸上画出一幅最美的图画,把苦命的穷孩子们一个个培养成博士,把荒凉贫困的西部变成世人向往的“硅谷”。
        3. 咱们一起再创一次业,玩玩心跳,每分钟100跳、1000跳……把什么“电子商务”、“手机游戏”、“Web2.0”这类Idea留给一年级二年级的小弟弟小妹妹们吧,咱们来玩点儿大腕级的大游戏,反正这辈子钱已经花不完了,再也不必在投资人面前低三下四受控制,搞砸了也不就是一阵心跳而已。比如咱们可以来设计制造山寨机航天飞船,绝对比国营企业制造的成本低、效率高、质量好、功能更齐全、服务更能让旅客满意……别笑俺啊弟兄们,千万别像前面提到的那个没出息的臭小子Ronald Wayne,要有信心,要死心塌一意孤行大胆地往前走。到那时候,带上你的天使们、带上你的第一个女朋友们,让她们在公司里请长假,一起去“越土越火十日游”吧,先到月亮上扎营,然后“月亮—土星”,“月亮—火星”,好好玩上10天!
        弟兄们,创业,也许并没有那么难

相关文章阅读

1、掀起新时代兼职骗术的面纱 网络兼职越来越火热,谁都想坐在电脑前敲敲键盘,钱就大笔落袋。这么轻松容易就能把钱赚,这样的便宜事个个都想占。 但别忘了,这事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在网络上搜一搜相关的资料,就会发现,“打字兼职”的骗

2、“网络猛于虎”——告网上求职者 现在越来越多的求职者都喜欢在各大招聘网站上寻找工作信息,快捷、方便、准确。动动手指头,几百个相关工作岗位等着你去选择,谁还要忍着寒风或冒着酷暑去人满为患的招聘会。招聘会?那是刚毕业的应届生才会的地方。

3、求职时,该如何正确定位自己的价值 求职面试中,当双方谈得差不多的时候,都会谈及薪酬的问题。不管是面试官主动提及,还是求职者自己主动提及,很多求职者其实对于自己的价值在之前并没有认真地做一个定位。 当面试官问及期望工资时,只是估摸着填

4、工作态度和薪酬的关系 “工作态度决定一切”,已是一句说烂了的话,那么,薪酬是不是也是由工作态度决定?那是肯定的。工作认真负责的员工,就算资质不是太好,能力有所欠缺,老板也是欢喜的,会给你很多学习的机会,薪酬也是会慢慢往上涨

5、浙大学生用旧鞋盒 荣获工业设计“奥斯卡” 去年11月,浙大工业设计系的研二学生熊娜和她的团队,用几个旧纸鞋盒做了一种叫“KEEP IT(将它保存)”的环保鞋架,获得了工业设计界的“奥斯卡奖”――红点概念奖。   红点奖1955年起源于

6、情侣大学生“辍学养猪” 收入百万 日前,一对大学生情侣隐居山沟沟、养猪三年收入百万的视频在网上走红,仅在优酷网就播放了73万次。不少网友赞扬其在农村创业的魄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而也有网友质疑这是一种变相炒作。近日,记者与视频中的男主角

7、用工荒使得农民工身份倍增 临近年关,大学生起薪普遍低于农民工。记者昨天在南京安德门民工就业市场调查发现,月薪1500元的文员职位,不乏大学生抢着干;月薪2000元的搬运员,农民工未必愿意干。   月薪2200—4000

8、一份求职简历一般篇幅是怎么样的 一份求职简历最好应写多少页?昨天(12月21日),国家高级职业指导师林浩,在重庆图书馆二楼学术报告厅告诉大家,“我认为,求职简历的首要条件是简单,原则上不超过一页,且不超过1000字。”   小单位

9、法学硕士创业卖臭豆腐 当今成为百万富翁 1984年,王永上出生在山东省滨州市。2005年,王永上从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继续攻读经济法专业硕士,并于2008年获得法学硕士学位。提到王永上,他读研时期的辅

10、创业路上成功的“疯子”詹二鸿 詹二鸿是广东普宁人,去年从五邑大学行政管理专业毕业。“大学毕业后,选择自主创业,可以说,这是我的性格使然,也与我的家庭环境分不开。”詹二鸿说。   詹二鸿的老家在农村。他的父母在村里开了一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