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冰洋野外烤鱼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类别:社会杂谈  时间:2017-09-07   已浏览: 1008 次
(1)今天是个很好的天
天气虽然很冷,可是一条又一条的钓上来好几条鱼。让我和伊娃都兴奋得在寒风中蹦跳。对我来说,用最原始自然的方式一起收获大自然馈赠的时刻可比烛光晚餐浪漫多了,就像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那样的简单爱情。

很多年前我们骑摩托车到科西嘉岛的时候,在拿破仑的家乡有个城堡遗址,城墙下有棵老无花果树。托马斯告诉我这果实可以吃,帮我摘了很多树上我够不到的果实,我站在树下仰望那些诱人的果实时,也仰望着自己喜欢的爱情。

而他愉悦了我的同时,也被我的欣喜感染。多年以后这一段仍然历历在目,托马斯每次说起来就嘚瑟得很,好像他曾经送了我一颗无花果那么大的钻石一样。
伊娃兴奋得又蹦又跳:“妈妈,今天是一个很好的天对不对?爸爸钓到那么多鱼。”

她的中文词汇不够用,就把德语的einen sch?nen Tag直译成了“一个很好的天”。我苦笑不得,赶紧纠正她:“今天是个好日子”。

她怕自己不记得,一路上就一直念:今天是个好日子……我的脑子里就接上了宋祖英的旋律。嗯,今天确实是一个好日子,我们又发现了一种不一样的旅行生活。接下来几个星期可是嗨得狠呐!

(2)烤鱼初体验
鱼是钓到了,我俩才开始想怎么个吃法?因为平时不是特别爱吃鱼我也很少做,两人都没有在野外烤鱼的经验。

“打电话给外婆吧,她肯定知道咋整。”我建议托马斯找他厨84岁高龄厨艺超群的外婆问问。结果在德国生活的外婆也只会用烤箱烤鱼。车里只有一盒一次性烧烤的碳盒,我们可上哪儿找个烤箱去呢?

挂了电话,托马斯耸耸肩。笑着看了我一眼,继续打电话给妈妈,舅妈。一圈下来,竟然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最后他决定还是先找个能烧烤的地方吧。我们自己试试。
北角是挪威最热门的旅游景点之一,因为这里是欧洲大陆的最北点,无数人都想去那里留下自己的足迹。游客越多的地方越难找到免费的露营地,很多平时不管的停车坪也会明文规定不许露营。

最狼狈的是这天天气十分阴寒,雾露深重,前面的车不开雾灯都看不见。能见度也就几米。我们朝着北角的方向海拔越高雾越浓厚。可想着尾箱里摆着的四条鱼,如同隔着靴子挠不到的痒,怎么也得找个地方给把它烤了。

最后在离北角大概十几公里的地方的路边找到一块弹丸平地。我推开车门就被北极来的风吹懵了,没有北极熊的皮毛,我只能赶紧钻回有暖气的车里,把门关上。

“冷啊,你确定你真的要烤鱼?”我戏谑的看着托马斯。他狠了狠心,裹紧衣服出去侦察了一番。抱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决心把一次性烧烤盒子拿了出来。

结果我们都是第一次用这种一次性的烧烤盒子,虽然用石头搭了避风墙,但这冰山上的风四面八方乱吹,砌石头的时候,明明风是从前面来的,鱼还没拿出来,感觉后面一股拔凉拔凉的寒风灌进脖子里。最后还是从我们做饭的汽油炉子里倒了点儿汽油,半天才把这堆碳给烧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大厨我该上场的时候了。我纠结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还是不用锡箔纸,直接在烧烤盒上的金属网上烤。手忙脚乱的开始了这几条鱼进入我们肚子之前最后的仪式。

这四条鱼里,有一条小的不一样,只是与其他三条一样我们都不认识。朋友圈的人说是鲑,后来在挪威混久了才知道它们只是不同种类的鳕鱼。

碳火将鱼烤得滋滋响,香味很快就钻进了我的肺。我笨手笨脚的用筷子把小鱼翻了个边,吸了吸鼻子没忍住就挑了一团烤熟的鱼肉放进嘴里。

恁是不怎么爱吃鱼的我,也被这刚出水的北冰洋鳕鱼给鲜到了舌头。可以说来挪威之前我没有吃过真正的好鱼,所以才一直没有爱上吃鱼的吗?

我是在这里才知道:只抹了点儿盐,被不专业的厨师烤得乱七八糟的鱼还可以这么好吃。一定就是这一口鲜,让我走上了吃鱼的不归路!

(3)潘多拉魔盒里的新旅行方式
正在我们手忙脚乱的烤鱼时,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来了一个钓鱼回来的挪威人。托马斯觉得问他准不会错。就跑过去那边与他聊了起来。

他给托马斯看了自己刚钓的一条大鳟鱼,挪威人都特别热情友好(比注重隐私保持距离的德国人有亲和力多啦),聊着聊着就要把那条大鳟鱼送我们吃。

托马斯问我能不能吃完这么多鱼?我们自己有四条,其中有一条估计也有两斤重呢。他好心送的鱼,我们要是吃不了浪费可能是把他的美意给糟蹋了,所以最后还是表示感谢但是婉言没有收下这条鱼。

等挪威人走了之后,我们又嘻嘻哈哈的在寒风中继续烤鱼。说实话那场景谈不上美好,甚至都不算舒适。周围都是乱石,风从四面八方吹进你的脖子里,沁寒的雾气侵蚀着全身,碳火上的那几条鱼烤得黑糊糊的。可是我们不知道哪里来的好心情,两人守着几条黑乎乎的鱼拍照。颇有点儿苦中做乐,这是一段冒险的美食旅程。

我把鱼丢进盘子里,决定躲车里去吃,站在这北极风里,一分钟就只能吃冷鱼了。虽然这几条鱼看起来烤得焦糊,打开里面的鱼肉却是白花花的冒着鲜香的热气,引得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托马斯和伊娃这两个讲究的人都不会吃有骨刺的东西。我饿得嗷嗷叫,可是还得先喂上旁边嗷嗷待哺的小伊娃,托马斯懒得挑刺,也没吃上几口,最后唯一吃过瘾了的人就是伊娃。正好也是她长身体的时候,没吃出快感的父母总算也对忙活了半天的劳动成果稍微有了些安慰。

这不算特别畅快的第一次钓鱼吃鱼经历开启了我们新的旅行方式。仿佛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我们看到了另一种旅行的可能性,再也收不住。从此我们靠海吃海,靠山吃山。在欧洲最昂贵的国家之一挪威旅行三个星期,见最美的人间仙境,食海味山珍,却只花了一个油费。

转载自原创作者,汤佳